返回

玄门不正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不择手段的审问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04570-7142464/
点击
    此时的情况让王弃有种处于梦中的感觉……他才确定了自己的两个大仇人,结果还没琢磨要怎么应对呢,只是随便使了个小绊子,看起来他们就都要躺了?

    这种报仇还真是没什么痛快的感觉……

    当然也没什么复仇之后的空虚,他只是很奇怪地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做了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样。

    算是,全了那六年的养育之恩吧……

    他是这么觉得的。

    很快羽林卫在袁玧的率领下就已经杀穿了整个田庄……田庄中的死士的确是训练有素,可他们为了安全起见每次训练之后都会将兵器锁回那地下武库,这就使得他们被突然袭击时甚至只能用一些锄头、镰刀来迎敌。

    在训练更为刻苦,又是功勋累累还装备最为精良的羽林卫面前,他们就只能成为被屠杀的份。

    甚至他们还炸营了!

    哪怕纪律再好,训练再多的军队一旦炸营,那就意味着他们和一群乱兵没多少区别。

    羽林卫一路杀进去,只到砍掉了近半数的死士才开始受降……

    但可怕的是,哪怕这样了都没人愿意投降……因为他们是大将军驯养的死士。

    甚至在死掉了半数的人之后,他们在没那么拥挤的情况下就回过了神来,在其中一些中低层军官的控制下竟然赤手空拳地发起了反扑!

    羽林卫终究是人数劣势,再加上在田庄中地形所限,以及连续赶路与拼杀所付出的体力……很快伤亡也开始出现了。

    听到了里面反而愈演愈烈的厮杀声,王弃稍稍有些心里不安。

    但陈昀则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表情冷酷地说道:“不要担心,这是袁司马渴望的战场,他会解决所有问题的。”

    果然,又是持续了一个时辰之后,天空的雪花也渐渐飘停,厮杀声就减弱了下来。

    陈昀这时候才猛地振奋了神色走向了田庄……正好,那袁玧已经身上带着一条血痕,满身‘狼烟味道’地走了过来。

    “下将幸不辱命,已经解决这田庄内的所有死士……对方无一人投降,无一人生还。”他抱拳躬身说道……这个时候携带着大胜之势,竟然是有种说不出的威武感觉。

    王弃仿佛感应到了这袁玧精神状态的升华……随后就明白这袁玧恐怕也是无比需要着这样一场有他独自率领的大胜吧。

    陈昀露出了和煦的笑容道:“这一夜辛苦袁司马了……也要恭喜陛下,又得一将才。”

    随后他又对王弃道:“王司马,接下来要看你的了……这整个田庄内的死士竟然全部拼杀至死已经足以说明问题,现在还需你指出武库所在……那才是决定性的证据。”

    王弃点点头应了,就一路走入田庄往那位于田庄十分偏僻的一角走去。

    沿途他看来看正在收敛尸体的羽林卫们……看起来这一战在最后的一个时辰之内羽林卫同样损失惨重,光是王弃一路走来看到的尸体就有不下二十具了,也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多少?

    只是在胜利之后,无论是陈昀还是袁玧都没有再提这些死伤的士卒……

    王弃摇摇头继续前进,随后找到了一个类似柴房一样的地方。

    却是在柴房之中打开了地面上的一块隔板,露出了一条斜向下的通道。

    这通道并不深,估计建造者也是没想到这个地方会在来不及得到预警的情况下就暴露。

    接下来就不需要王弃自己去动手了,身后跟着的袁玧已经挥手下令,就有羽林卫士卒冲了上前去破坏门板探查情况。

    “报!”

    很快这士卒回来,单膝跪地汇报道:“回禀陈大人、袁司马、王司马,这里果然是个武库,甲胄、兵器俱全。”

    “是什么甲?”陈昀又多问了一句。

    这士卒立刻答道:“都是上好的扎甲!”

    陈昀了然地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随后他对袁玧说:“取一副扎甲来与我一同回宫面圣,这田庄收尾工作还需要袁司马带队完成。”

    “子归,你回去与徐平汇合之后立刻让林触放下手中之事加紧审问丞相府的人……允许使用一切手段!”

    “卯时之前,我要将丞相的罪证都罗列至陛下面前。”

    卯时便是早朝的时间……所以,这一切都要在这之前都定下来。

    王弃点头,便又立刻趁着夜色骑马往回赶……他发现这一夜他真的是一直都在赶路了。

    现在是子丑之交,还有近两个时辰就要到卯时了。

    时间紧张,他颇为期待到时林触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能够问出些什么来。

    快马加鞭之下,他便在丑时二刻的时候赶回了酉楼。

    没有时间通报,他直接冲了进去,就看见一大群仙盟的修者正围着那被他弄死的相府侍卫或苦思冥想或激烈讨论。

    看起来他们还没什么进展?

    王弃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尤其是那渺思仙子就是眼睛一亮,下意识地就凑了过来……

    这种场合她实在是有些不适应,她明明什么都不想说,结果这些人却总是动不动地要问她意见……她能有什么意见?

    还是王弃给她的感觉比较好,至少他们能够‘愉快交流’。

    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往王弃这边才靠了两步呢,结果王弃就心事重重地直接走了过去……

    渺思仙子一下子有些失落,但却也没觉得怎么样。

    可这一幕落在旁人的眼中,却是足以捶胸顿足了……蜀山仙盟最美丽的仙子,竟然还要倒追官府中人却不可得?

    那仙盟中此前未曾出现过的一个鹤发童颜老者却是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心中有了什么计较……

    不过这些事情王弃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他只是对林触说道:“执金吾陈大人有令,要林叔叔在卯时之前将那刘屈定罪。”

    林触闻言二话不说,就叫来了七个义子让他们继续配合那些仙盟的人‘扯淡’,自己则是与王弃一同往相府那边而去。

    离开了明光宫之后,林触在路上就忍不住传音入密问道:“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何如此仓促。”

    王弃答道:“因为林叔叔的线索,我们发现了丞相与大将军勾结造反的证据……但陛下应该是为了稳住北军,一时间不能以造反的名义处决丞相,所以需要我们给他罗织罪名。”

    “造反?!”林触惊呆了,他说:“可我交给你的线索不是造反,是丞相利用小妾的家眷在河东建立商行秘密走私盐铁至北胡……”

    “走私盐铁?”王弃眨了眨眼,随后他说:“哦……林叔叔给的那条线索太远还没查到,我只是因为知道这条线索,所以提议陈大人先筛查相府中的下人……结果从那些办事的下人中查到了丞相在城外的田庄一直在给大将军的一处田庄供应物资。”

    “陈大人认为这是个突破口,于是让我和徐司马密查了一下……结果发现大将军正秘密操练军卒并且囤积军需。”

    林触眨巴眨巴了眼睛,心中对王弃的思维之灵活真的是惊叹不已……因为这件事,就是王弃根据他提供的‘结果’逆推出了一种思路,然后再顺着这思路排查出了更可怕的‘结果’……但无论如何,总有种‘天要亡丞相与大将军’的感觉。

    林触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觉得王弃可能就是他的‘福将’吧。

    在王弃来之前,他可从没有觉得这么‘顺’过。

    来到相府,林触就与一干金吾卫的手下汇合。

    他先是与看守在相府外围的辛武等羽林卫打过招呼,然后率领众人走进了相府……

    相府中的下人已经经历了多轮盘查,如今却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刘屈的家属进行盘问了。

    当然,最直接的还是去盘问刘屈本人。

    “我是大彭丞相,你们不能对我和我的家人动刑。”他看到林触等人到来的时候目光彻底暗淡了下来,却依然嘴巴很硬。

    林触顿了顿,随后对身边的人说道:“王弃随我来盘问丞相大人,其余人去寻找另外的线索。”

    王弃则是和林触一起留在了屋内,他们一起面对着那曾经权倾天下的宰相……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林触却是忽然间说道:“不怕和丞相你说吧,陛下现在也只是要找个理由杀你罢了,其实你说不说或者说了什么都无所谓的。”

    刘屈猛地抬头看来问:“难道就因为我在宵禁时出了趟门?!”

    林触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银面具,在这丞相的书房内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道:“若是陛下向杀你,这个理由未尝不可。”

    刘屈立刻忍不住问:“那么陛下为何要杀我?”

    林触深吸一口气然后徐徐吐出,似乎是要将多年来所承受的所忍耐的一起都吐出来一般。

    他说:“十二年前巫蛊之祸,丞相与那姜齐携手密谋陷害魏太子……陛下能被蒙蔽一时,又怎会被蒙蔽一世?”

    王弃愣住了,这林触竟然没有提大将军造反的事情,反而是提到了当年他的那位父亲陆居之事!

    原来,这林触一直都想着要给他的父亲平反吗?

    刘屈愣住了,他怎么似乎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十二年了,他都已经这件事情已经这么过去了。

    他不说话,一句话都不敢说,因为在这方面如果承认了什么,那可就真的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我知道你会死撑着,可你知道我为何要叫上这位王司马一起来参与这件秘事吗?”林触冷然一笑道,指了指王弃介绍了一句。

    然而让林触出人意料的是,王弃的存在效果出人意料得好,那刘屈当场就露出了惊悸与屈辱的神色道:“你是要让他来折磨我吗?不,哪怕将我骨头都敲碎了,我也不会多说一句话的。”

    林触反倒好奇了,他看了看王弃道:“之前你都对我们的丞相做什么了?为何他看到你会情绪这么激动。”

    王弃嘴角扯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可能是因为之前他想要强闯封锁,结果被我杀光了护卫吧。”

    林触闻言也是眉毛跳了一下,忍不住赞了一声:“干得漂亮。”

    当时的刘屈情况还没那么糟糕,但是王弃已经能够心狠至此……这让林触对王弃的‘执行力’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随后他又对刘屈道:“这位王司马的确是我手下第一悍将,但他同样还有另一手绝技……阿弃,你的《荧惑秘咒》练得怎么样了?”

    王弃就觉得这林触还真是要彻底‘放飞自我’,竟然用这种迷幻类法术来审问刘屈?!这绝对是‘不择手段’了。

    他答道:“已经熟记于心,但还没怎么尝试过……但想来不会太难。”

    刘屈闻言却是嗤笑了起来:“还以为神秘的金吾卫会有什么好办法,结果却也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别忘了我依然是大彭百官之首,自然是诸邪辟易。”

    林触却说:“此为寻常情况,可这位王大人是曾皇孙之抚养者,可借曾皇孙气运压制你这已经开始散去的百官汇聚之气……所以,包括我在内对你施法都会很困难,但唯有这王司马却能对你施法奏效。”

    王弃讶然,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难怪他会被留下,一方面他现在是林触的绝对心腹,另一方面竟然是因为去疾的关系。

    而那刘屈也有些慌了,但他依然强充自信……他坚信没人能够迷惑他的神智。

    王弃则是听了林触的已经开始尝试了起来……他选择了《荧惑秘咒》中的‘惑心咒’开始施展,企图迷惑这刘屈的心智。

    ……没有任何的咒语,他只是稍稍垂下了眼帘,随后再猛然张开,那双眼之中就充满了奇异的力量。

    ‘惑心咒’其实分为心灵力量与灵力两部分,王弃在熟悉了这咒文之后就已经可以舍弃吟唱了。

    所以这一幕又是让林触有些暗暗心塞……这就是所谓的‘背熟了而没用过’?直接默发!

    王弃在咒法一道上的才华实在是让林触都有些自惭形秽,他现在也就是以自己‘先行者’的经验才能够压着一些这小子。

    不过他也很期待,若是这样的才华再去‘乾坤正道’修行一段时间,回来后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