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妃夺爱:王爷,请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5章 冰殒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5-260000/
点击
    漆黑的夜晚瞬间就染上了一道道血红的痕迹,迷雾之中透着血腥,厮杀,马蹄……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月光,宫中却是灯火通明,一片安祥,一片和宁。

    玉玲珑披头散发的坐在长灯之下,默想着诸事,双手拧得越来越紧,千丝万缕的思绪依旧环困着她,让她迷茫,不知所措。

    突然身后一声巨响,她的指甲猛的划过自己的皮肉,那一刻,打破了她所有的思绪。

    待她转身之时,只见地上倒着身着夜行衣之人,而夜行衣上粘满了鲜血,鲜血还未干,滴得满殿都是,倒在地上的是冰衣,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此刻她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连忙从地上扶起冰衣,手触到的地方全是血,瞬间鲜血布满她的双手,她颤抖着叫唤道:“冰衣……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我们……我们……遭遇了……埋伏。”冰衣的声音断断续续。

    这一场厮杀,对方杀手过多,势不可挡,莫雪以死护全冰衣逃离了魔爪,可是冰衣也是身受重伤,路途遥远,她凭着最后一口气也要赶到玉玲珑的面前,将破除血咒之法告诉玉玲珑。

    “你伤口太深,必须马上包扎”玉玲珑面容慌乱的扯开了自己的衣裳。

    冰衣伸手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气息己见微弱。

    “己经来不及了,疯女人……马上就会找到这里,如若你现在救我,到时……不止我们两人都活不成,更无法解救……毅儿,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听我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如何破除血咒。”

    “不……你不要再说话了,留些气力,你现在流血过多,再不包扎,你会死的。”玉玲珑甩开了她的手,颤抖着手给她包扎伤口,可是鲜血根本就止不住,瞬间染红了双手。

    “玲珑,我死不足惜,这条命本来就是你的,现在还给你,我也能去见先帝了。”冰衣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而后又艰难的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一张血迹斑斑的图纸,咬了牙道:“这是整个皇宫的地图,这里面有国师的练丹房所有的机构图,你带着它去炼丹房一定要想力法进入密室之中,取出玉瓶,将你的血滴入玉瓶之中,便可解了毅儿身上的血咒,记住,一定要用你的血,只有毅儿生身母亲的血才能解咒。”

    玉玲珑颤抖着手,紧紧的握住沾满鲜血的图纸,口里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冰衣为她所做的一切,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快走……”冰衣再一次口吐鲜血,使尽全身的力量将玉玲珑推开来。

    玉玲珑脚下不稳,伤痛的跌坐在地上,拼命的向着冰衣爬来,泪洒摇头:“不行,要走一起走,我绝不会就这样丢下你的。”

    冰衣眸光乍现寒光,从袖中再一次忍着口气掏出尖锐的匕首亮在自己的脖间,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玉玲珑,你听着……我己经活不成了,而你……一定要活着,你……不能死,你若死了……这世间就没人可以救……毅儿,没人可以救……天下百姓,我恳求你……听我的,快走……”

    玉玲珑泪流满面,在那把锐利的匕首下,她不敢在靠近冰衣,口里沉痛的喊道:“不……不要……”

    冰衣此时神情坦然,没有悲伤,没有愤恨,没有遗憾,仿佛什么都没有,又好似什么都有。

    就在她手往右的那一刻,鲜血飞溅在地,冰衣温柔一笑。

    玉玲珑沉重的接着她,一颗泪停在眼底,只觉得怀里的冰衣好轻。

    玉玲珑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女子是怎样在死寂的南靖国一步一步走过来,她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将伤痛掩藏在这瘦弱的身体里。

    冰衣这一生,从来没有为自己所活,回顾当年,千面又何曾给过她温暖,而她却对他死心踏地做一切,她宁愿自己伤痕累累也要保护她所爱的人。

    她今日的牺牲只是为了当年所做的一切,又或是千面所做的一切来赎罪,也许只有这样的结局,她才能了无遗憾。

    玉玲珑知道,任凭自己如何大声的呼喊,她都不愿意睁开眼,她也无法再听到了,她追逐千面的心己不是一日两日,而是一辈子。

    也许对她来说,现在己经到时候了,盼着她能在阴间能牢牢的守住那份微弱而又伟大的爱。

    玉玲珑轻轻的将她放下,替她抹去唇边的血迹,直到落下最后一滴泪时,她起了身。

    “想走,可惜晚了,就算你知道了如何解除血咒之法,今儿个你也别想走出这个门。”上官婉灵狠唳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转身,接踵而来的便是无数的火把与兵刃声。

    玉玲珑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她想起了所有人的死,握在裙边的手一紧:“上官婉灵,你今日最好杀了我,不然我定要你千倍来尝还。”

    “你哭了,你怒了,玉玲珑,你知道么?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到你眸中泛滥成灾的眼泪,还有你那张怒不可言的脸,我现在再告诉你一件事,说不定你会更怒,你一心想拯救的儿子现己率着三十万大军向你另外一个儿子靠近,天明之时,便是他们的一场血战,我现在很想知道,到时,你会选择站在哪一方?”上官婉灵笑意更浓,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

    玉玲珑浑身一冷,心底那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惨惨一笑说道:“做为一国公主,坐拥整个南靖天下,却不知百姓疾苦,为报一己之仇,从而挑起两国的战事,生灵涂炭,令天下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你可对得起南靖国的列祖列宗,对得起那千万南靖百姓。”

    “说得如此伟大,什么列祖列宗,什么南靖百姓,你不就舍不得你那对双生子么?我就是要让你尝到失去至亲到底有多痛,当年我腹中孩子,我皇兄,母后统统因你而死,就是你玉玲珑夺走了我所有的一切,我撑着这条命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上天不得,入地不能。”上官婉灵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面上笑意越来越浓,她并不在乎这个王朝的沉浮兴灭,只在乎那份咀嚼不尽的仇恨。

    “你很在意这些人么?”玉玲珑一脸淡然看着她,眸中流转着一丝嘲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上官婉灵高傲的转眸,看进了她的眼里。

    “没什么意思,既然你一度认为他们是因我而死,就算赔上我那俩儿子的性命,我也无话可说,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玉玲珑凄然一笑,看着莫名的远方,内心一阵狂痛袭来。

    “好,今儿个,我就亲自送你上路,你不会等太久,你那俩儿子定会随你而来,不过你也要牢牢记住,你是一个被脏了身子的女人,到了黄泉,你们一家团聚之时,见到端木辰曦,你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与你的男人说清楚,我可不想你们到了黄泉还不能在一起。”上官婉灵脸上的笑意无比温柔。

    “卑鄙……”玉玲珑眼角一痛,咬唇,两个字痛恨出口,**之痛再次撞进心里,一汪泪水再也无法压抑住。

    “痛快的骂了,那就等着受死吧。”上官婉灵依旧笑着看着她,也许对她来说,这是一种痛快,一种解脱,袖口的长剑随着水袖凌空一击如疾风般挥向玉玲珑。

    玉玲珑缓缓闭了眼,只感受到一阵冷风袭过,血腥气息迎面扑来……一双有力的手已经牢牢护她在怀中。

    玉玲珑惊讶的张开双眼,眼前的人冲她微微一笑,这微笑竟这般熟悉,这些夜里,她每晚都能见到这微笑,只不过一晃便消失了,难道这又是一场梦,不,这一定不是梦,她眼前一闪仙儿说过的话。

    “你……”玉玲珑颤抖着出声,想要去抚摸那张令她日日牵挂的脸。

    “我来了。”他轻轻的放开了她,并牢牢的牵住了她的手,手心的温度,却让玉玲珑再一次从恍然之中清醒过来,她终于找到了那份属于他的安全感,他还活着,还活着,她心里反复的默念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上官婉灵瞪大了双眸,手中的长剑飞向一边桌子,一只碎杯落在了脚间。

    “让南靖公主失望了。”端木辰曦镇定自若的一笑。

    那一瞬间,上官婉灵竟感到了害怕,紧张,激动,眸中太多的情绪在挣扎。

    只要想到当年他那般待她,只要想到她的孩子因为他,因为玉玲珑胎死腹中之时,她眸中所有情绪瞬间殆尽。

    “活着更好,我倒想看看,这一生只爱玉玲珑的端木辰曦会如何看待妻子对他的不忠?”上官婉灵己改情绪挣扎的面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上官婉灵,你……”玉玲珑几乎想要冲过去,却让手心的力度所阻止,她只能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道:“辰曦……我……”

    “怎么了?是不是难以启齿啊!如若真是这样,我倒可以替你代劳,好好的跟辰曦说说那晚发生的事。”上官婉灵盈盈一笑,缓缓走下台阶,一步步向她逼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