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妃夺爱:王爷,请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6章 来世再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5-260001/
点击
    眼前可恶的面容一步步向她靠近,玉玲珑聚然有一种想要与她一起,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冲动。

    突然眼前闪过一道金光,熟悉而又耀眼,玉玲珑不敢相信的再看了一眼端木辰曦手中的金叶耳环。

    没错,她认出来了,这只耳环正是那夜不堪过后丢失的,一直不敢想起那晚的事,便忽略了这只耳环的丢失。

    “它怎么会在你这?”玉玲珑满脸的疑惑,而那晚不堪的一切历历在目。

    端木辰曦将手中的金叶耳环温柔的戴在她的耳上,宠溺一笑并说道:“那晚你睡得较沉,我便没有叫醒你,离开之时,从你耳朵上取走的。”

    “那天晚上,是你……”玉玲珑身子颤抖着话不成句,眉头深锁,难以置信心中的那份得到事情真相的激动。

    他的双眼深邃的笑着,紧接着,那双眼一颤,不仅深邃,还有痛意。

    “我的女人又岂能随意让人碰。”

    上官婉灵不敢相信的听着端木辰曦的一字一句,一双眼猛然一抖,悲凉且深藏痛意,她扑身桌面,面现疯狂。

    “这不可能,你们在骗我,明明那晚……”

    “那晚你走后,进来的男子己让我处理,事后,我送了他一座山庄,便让他配合我来演一场戏,他的戏倒没令我失望,而你也恰恰相信了。”端木辰曦打断了她的话,将手中的玉手再次紧了紧。

    上官婉灵眸中乍现泪浸,直到一滴泪落下之时,她从桌面上慢慢的直立起身子,痛恨的看向端木辰曦。

    “你是想告诉我,这几日你一直藏在宫中,我所做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当日毅儿那剑还不足以让我丧命,却也让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何不来个诈死,以假乱真。”端木辰曦眸光越来越深沉,唇边的笑也亦是深不见底,令人感到害怕,恐慌。

    上官婉灵颤抖着双唇,重重的摇头说道:“我不相信……”

    上官婉灵的呼吸一点一点的急促起来,还好身边的国师见状给她服下了一颗定心丹,她呆坐在桌前,眸光一点一点的涣散,泪水不经意,无法控制的夺眶而出。

    她到死也不会相信,明明安排好的一切,结果却是如此,她不但不能左右任何人,还留有玉玲珑的性命,竟一丝一毫都未伤害她,那么她苦心经营的这么多年,到底算什么?

    “交出玉瓶。”阴寒的四个字隔着空气传入上官婉灵的耳中。

    她转眸看向全身散发着寒气的端木辰曦,此刻她整个眸中全是他,有那个温柔敦厚的阿木,还有那个伤她千百回的端木辰曦。

    突然她一声大笑,笑得悲怆,笑得沉痛,直到笑声一点一点的散去,她满含怨气的声音扬起。

    “你们休想,今日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寻到玉瓶来解救你的两个儿子。”

    说罢,长剑欲要抹向自己的脖子,将殿中所有的人都陷入惊诧之中,一股力道自前方而来,端木辰曦出掌将她手中的长剑击于地上。

    “你若是敢死,我让你上官家唯一的血脉为你陪葬。”端木辰曦阴寒霸气的声音响遍全殿。

    上官婉灵抚胸抬眼,眼神相撞的那一刹那,她眸中一阵恐慌。

    “齐儿,你把齐儿怎么了?”

    “我只要玉瓶,我也可以向你承诺,我会将南靖国完完整整的还到你上官家血脉的手上,绝不食言。”端木辰曦牵着玉玲珑一步步逼近,上官婉灵及身后的那些手持刀刃的士兵步步后退。

    直到退到庭院,雪花一片一片飘散,上官婉灵又笑了起来“齐儿乃上官家血脉,有列祖列宗保佑,我又岂会中你的计谋。”

    玉玲珑听着她的话,手上一抖,欲要看向端木辰曦问什么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是么?那就请你好好看看,这是谁?”

    上官婉灵和玉玲珑双双一怔,只见走廊拐弯处缓步走出两道小身影,是仙儿挟持着上官天齐。

    “姑姑……”上官天齐脖子上亮着一把匕首,他面容挣拧的看着上官婉灵。

    这一唤,让上官婉灵再一次陷入了慌乱之中,她欲上前,只见仙儿手中的匕首更紧了一分,她便退了回来,站在原地,情绪己现激动。

    “齐儿,你怎么样了?”

    “姑姑救我……救我……”上官天齐害怕的嘶喊着。

    上官婉灵只觉胸口一痛,压抑着一丝痛楚,怒指仙儿道:“臭丫头,快放了齐儿。”

    “臭丫头?”仙儿秀眉一皱,咬了咬唇叫嚣道:“你个恶女人竟敢叫我臭丫头,我可告诉你,我最恨臭丫头这三个字,你若是再不交出我爹爹要的玉瓶,我可不能保证,这皇子殿下的小命。”

    “你叫他爹爹?”上官婉灵瞪大双眼指着端木辰曦。

    陈仙儿得意的看着父母亲,而后又朝上官婉灵,咧了咧嘴道:“对啊,忘了跟你介绍,这位呢?是我爹爹,而这位呢?正是我娘亲,我们可是一家三口上阵,料你这恶女人也孤掌难鸣。”

    陈仙儿的话如同雷鸣般的传入她的耳中,心上又如千万把利剑在绞刺,只觉瞬间胸口一股热流窜上,口中传来一股腥甜,鲜血落于白雪之上,瞬间化作一团腥红。

    “公主……”国师连忙上前递送丹药。

    看着上官婉灵口吐鲜血,陈仙儿有些措乱,移动的步子来到爹爹的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袖。

    端木辰曦再一次点头示意,陈仙儿抿了抿唇,又再一次扬了扬声音叫嚣道:“恶女人,这玉瓶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上官婉灵喘着大气,抬眸看向陈仙儿手中的上官天齐,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千面的面容,千面死于她手,她绝不能看着他的唯一的血脉命丧于此。

    “国师,将玉瓶给他们。”上官婉灵朝后扬了扬手。

    “公主……”国师扬声唤道。

    “齐儿比什么都重要,本宫让你将玉瓶给他们。”上官婉灵眸中寒意正浓。

    “是。”国师无奈,只能从怀里掏出玉瓶,扔了过去,端木辰曦飞身而上,一把便接住玉瓶。

    上官婉灵深吸了口气,怒指道:“现在玉瓶在你们手上,端木辰曦我希望你遵守诺言,快放了齐儿。”

    陈仙儿见玉瓶己落入爹爹的手里,又看了一眼憔悴的娘亲,她欲慢慢的抽开了匕首,有些不舍的轻轻的道:“臭小子,谢谢你。”

    “臭丫头,我还能再见到你么?”说罢,上官天齐抿了抿唇,眸中一丝强烈的不舍。

    “飘着茶香的地方就会有我。”陈仙儿面上偷笑着在他耳旁轻轻一语。

    上官天齐也笑了,随即后背一股力道传来,他身子从地而起,被陈仙儿一掌击往前方。

    也就在上官天齐快要落地之时,一道光闪过玉玲珑的眼,一道暗器速度极快的自上官婉灵的袖中飞出,方向竟是端木辰曦。

    就在她眼神凝固的一刹那,她的瞳孔猛的放大,直到她以身挡在端木辰曦面前,胸口一热,是什么从身后贯入,那沾染鲜血的暗器直愣愣的停立在她背之上,她只觉得胸口好热,连痛都感觉不到。

    “娘亲……”陈仙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回头便看到娘亲面容在痛苦的挣拧,她愤怒的飞出手中的匕首,一阵光而过,匕首直入上官婉灵的胸口。

    上官婉灵只觉得天地间一片血光,身体失去了重心,重重的向后倒下,天地顷刻颠倒的瞬间,一片雪花落在她的唇片上,瞬间染红,一句话还未来得及说,瞪着双眼沉入了雪地之中。

    “公主……”所有人开始慌乱起来,一波人护着上官天齐,国师下令屠杀。

    身后的那个人猛然将刀从玉玲珑的身体中抽离,她意识有些模糊,紧紧不舍的抓着端木辰曦的臂膀,她贪恋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带着仙儿快走……”

    “你不会有事的……我不许你有事……你听到没有,不许……”他的声音在颤抖,眼中是什么在一晃一晃。

    玉玲珑咳嗽了一声,一股鲜血从她唇边涓涓流过,她的依旧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

    “答应我,一定要阻止毅儿和涵儿,不要让他们兄弟互相残杀,在这一世活了这么久,我也知足了。”

    “不……”他重重的摇头,玉玲珑从他深邃的眼睛里看到了深重的痛苦,那是种临近癫狂的痛苦,而且种痛苦谁都无法替他受过。

    “没事的……来世我们还会再见,我绝……不再做贼,你也不要……再当警察,我不用见着你就逃,你也不用见着我……就追,我们就做一对……平平凡凡的夫妻,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还有……还有我们的孩子……”玉玲珑倒在他的怀里,伸出手触摸他的嘴唇,他的鼻梁……

    她知道他们一千年以后还会相见,相知,相爱,相守。

    她的手缓缓伸向他的眼睛,一丝暖流顺着她的指尖很快的流下,她的手指微微颤动着“不要为我流泪……你是心怀天下的……端木辰曦,你……不可以哭,更不能为了……女人而哭,这辈子,你为我做了……太多的牺牲,我不能再拖累你,拖累……我们的孩子了,虽然我从来都没与你说过窝心的话,可是我真的……很感激这辈子,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也真的很感激……你这么爱我,回想着……我做了那么多悖逆你决定的事……这一次能替你挡上这一刀,我心里高兴……真的很高兴,至少我也能为你做些什么……哪怕是死,我也不悔……”

    她停顿了一下,微微抽下腰中的那块带她来到这一世的和详玉,亮在他的眼前,沾血的和详玉在风雪中摇曳着发出阵阵光芒,那样的耀眼,她轻轻的放在他的手中,艰难的张了嘴。

    “辰曦……收好它,下辈子……换你带着它来找我……可好?”

    端木辰曦接过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的眼中有什么在瞬间明灭,突然他大喊:“不要死,好好活着……我要你好好活着。”

    “我真的好爱你,真的……”她的话慢慢的在风雪中散尽,而他的面容在她的意识中越来越模糊,他嘴巴张张合合发出的声音,前方仙儿血战的兵器声,玉玲珑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了,轻轻的阖眼,第一次感觉到黑暗的害怕。

    “仙儿……别打了,快带你娘离开……”端木辰曦抱着她的身子颤抖的叫喊着,分离的恐慌越逼越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