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妃夺爱:王爷,请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7章 终结篇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5-260002/
点击
    21世纪,上海某一中心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味,浓厚的灯光,伴着一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那些穿着苍白衣服的影子一道一道匆匆的穿过,一道暗沉的身影坐在椅子上,紧着颤抖的双手在唇边,口里悲痛的溢出一些慌乱的话,布满血丝的双眸中透着悔恨,绝望,悲伤,害怕……

    灯光刺眼的手术室几名主刀医生己大汗淋漓,手术刀下一名苍白毫无血色的女子靠着氧气的辅助,一点一点的跳动着脉博。

    “止血钳!”

    医生伸手,助手便从一堆工具里找到正确的那个递过去。

    而此时,手术台上,昏迷中的女子眉头深锁挣扎着,她似乎在昏迷中看到了些什么?画面竟那般的清晰。

    “你是警察,我是贼,我们分手吧。”女子黑衣着体,一双如秋水般明眸,如星辰如明月。

    “去自首吧,我会等你。”男子眸中淡淡的冷漠却透着丝忧伤与乞求。

    “等我?五年,十年,二十年……”女子自嘲一笑。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下去,哪怕是一辈子。”男子涉世己久的眸光开始闪烁。

    “闭嘴,我不稀罕你等我。”女子咬牙叫嚣道,眸中却是无奈与深深的酸楚。

    “玉儿……”男子深情一唤,唤声似绵绵的海水在温柔抚摸。

    “不要再说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见了,今天就一句话,到底放不放我走。”女子长发一甩,伸手一扬,顿时敛了丝情意,聚然变得无情冷血。

    男子沉默不语,眸中有太多无法诠释的情绪在纠葛,女子唇边一抹苦笑而过,“既然你不说话,我可就走了。”

    男子依旧不语,直到女子向前迈出步子时,他痛心的扬了声音,“玉狐狸,你给我站住。”

    “你还有事么?”女子回头一抹淡笑。

    男子向前绝望的迈了一步,而后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人可以走,将你手中的东西留下。”

    一阵冷风而过,微微扬起女子的那一抹如水的黑发,她扬眉淡漠的看向他,慢慢收紧了双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这是在犯法,你知道么?”男子眸中悲痛加剧,可恨自己无法左右眼前这个他爱了一生的女人。

    “你大可以当作没有看见。”女子分明看到了男人的绝望与痛心,可她依旧要装作没有看见,装作不在乎,心酸的转了头。

    “不可能,你如果还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跟我回警局。”男子手中悲愤的亮了枪,这对他来说是多大的痛,拿枪指着自己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只怕他这辈子也没有想到,他会以持枪来挽留她。

    “如果我不呢?”女子内心惨痛的抽触了一下,稍纵即逝,依旧坚硬的向前迈出了步子。

    “你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声音自女子身后痛苦的传来,她的心再次抽触。

    她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和详玉,似乎在心中祈祷着什么?可依旧没有如男子所愿,她再次任性的跨出了脚下的步子。

    “砰……”一声枪响是否代表一切结束。

    “莫医生不好了,病人血压在下降,心脉也越来越弱了。”一名助手慌乱的在手术室叫着。

    医生闻声看着手术台上的女子心脉越来越弱,拧眉扬了声音,“注入强心剂,快……”

    手术室中一顿慌乱,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异常的沉重起来,为抢救一条生命,他们都在倾尽全力。

    随着强心剂的注入,躺在手术台上的女子眼前又慢慢的恢复了一丝画面。

    “玉儿……玉儿……不要松开,抓紧……不要……”男子拼尽全力紧紧的拉着悬在高空之中的女子,眸中的惊痛狠狠的交织着他。

    悬在高空中的女子胸口的鲜血止不住的流遍了她的全身,她微弱的睁着双眸深深的看着他,浅浅一笑,“我似乎是真的很喜欢你……小时候的你……我喜欢,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是我跟着你转,而现在的你……我是更喜欢,我去哪里,你也会跟去哪里,仿佛……现在你是在跟着我转,可我却……恨自己……恨老天……恨命运,我恨……所有阻止我们在一起的人……”

    “玉儿……我苦苦找了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却要离我而去,我不允……你不要再说话了,你会没事,我不许你有事……”

    女子分明感觉到一滴泪水从上方坠落,滴落至她的面容之上,缓缓顺着她唇边轻轻的流下……

    “他们的窝点在东阳路……一百……一十九号,你一定要将他们缉拿归案,这样我就……再也不欠你什么了?陈曦……”女子在空中轻轻的笑着,笑得那般的自由。

    “玉儿……”男子悲痛一唤,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这一唤,女子想要再次深深的看他一眼时,他的面容越来越模糊,他的嘴张张合合,悬在高空中的她却什么也听不到,她双眼中的光亮在慢慢的散去,轻轻的阖眼,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好温暖。

    她曾经无数的猜想,她只不过是个平凡的家庭,却生生让黑色组织谋中,将她掳走,让她成为了一个绝色神偷。

    如果她没有被掳走,那么她就不是贼,她不用去偷,而他也不会为了她而去做警察,她便可以幸福的与他度过这一生,也许他们还会有小孩,以后老了,还会有孙子,就这样,一点点的慢慢变老。

    手术室医生反复在女子的胸口之上做着电击,手术室外的隔离区趴着一道绝望的身影在沉痛的呐喊着她的名字。

    待医生最后一次电击绝望的收手之时,死亡的气息再次笼罩着整个手术室。

    “拨管吧……”

    医生一声叹息,转身离去之时,突然身边的护士激动的大叫了起来,“医生……病人在流泪,她的心脉在一点点恢复……”

    医生猛然转身,像看到奇迹一般的看着手术台上的女子眼角滑过一丝清泪,迅速察看她的心脉情况。

    医生虽是带着口罩却依旧可见她带着欣慰的一丝笑望向隔离区的那道沉痛的背影,眸中在激动的传达着信息,摘下唇边的口罩,朝隔离区激动的大叫了声,“她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隔离区的男人闪烁着悲痛,颤着手抹过眼角的一丝泪,带着痛笑了起来。

    安静的医院过道之上,昏昏暗暗的灯光洒在两道沉重的身影上。

    男子趴在重诊病房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病房的另一处,一名身着白色医务人员的苗条女子目光一直不离男子的沉痛。

    “对不起……”女子哽咽的三个字。

    “不要这样说,我知道你己经尽力,就算她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他含着泪看着病房中沉睡的她,喉间一紧,有些话在喉间哽咽了。

    走道中的女子面容沉重的想要抚上他的肩膀,却在快要触及他时,她又缩回了手。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浅笑的转了身看向女子,“只要她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好,至少我还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感觉她的存在,谢谢你……”

    男子没有再说话,迈出脚下沉痛的步子。

    “陈曦……”

    陈曦微微停下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转身,女子一步一步向他迈进,直到伸手从后紧紧环住他腰间,贴在他的背上。

    他身子一紧,想要扒开她那双紧紧扣在他腰间的手,女子不让,反而抱得更紧了,“别推开我,让我抱一会儿,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莫璃……”他轻叹出口,话还未说完,莫璃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就算她这辈子也醒不过来,你都不会选择放弃她,你找了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可她又成了活死人,我是心疼你,忌妒她,心疼你对她的执着,忌妒你对她的感情,我知道……你不会爱我,这辈子都不会爱我,可是……我爱你,也请你让我自私一回,在她没有醒来之时,让我就这样真实的……拥有你一回。”她颤抖着抱着他,生怕就这样一松开,她再也无法靠近他。

    他再次用力的扒开了她的手,与她保持着距离,看着她顺流而下的泪水,他眸中第一次为她染上了沉痛之色。

    “莫璃,你听我说,你不仅是个好医生,还是一个好女人,将来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我不能给你幸福,对不起……”

    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光明的另一头,一阵凉风而过,让她的泪失了整个面,她抹着面上的残泪,转眸看向病房中那个面容苍白的女子,她的心一阵一阵在下沉,绝望一点点的布满了她的泪眸。

    她认识他己经十年了,她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枪林弹雨之下,他英勇的向她伸出光明之手,将她从虎口之中解救出来,她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而后,她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慢慢的靠近他,可越向他靠近,他就离她更远,因为她知道,他冷漠的眸中有着抹不去的影子和悲怜的伤痛。

    那年树下,她笑着问他,“陈曦,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他的回答很简单却让她永世都不会忘记,她清楚的记得,他回答时沉痛的眸中闪耀着光亮,“为了一个人。”

    那一刻,她看到了他眸中散发着从未有过的希望,也就是在那一天,她深深的知道这样一个男人,他活着,他做所有的事只为了一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