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妃夺爱:王爷,请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 尾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5-260004/
点击
    春雨有情,缠缠绵绵,夜间一阵春风起,淅沥的小雨又再一次被风卷起,一道娇小疲惫的身影出现在了重诊病病房的门口,她痴痴的注视着病房中的一切。

    “你来了?”身后一丝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甚至最基本的回头点头也没有,直到身后的步子慢慢靠近,熟悉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是响在耳边,“伯母才刚睡着。”

    这一丝声音让她微微侧了颜,眸光却依旧落在那最终的一处地方,内心微叹道:“她很喜欢你。”

    莫璃撤回了在她身上的眸光,深深的看入病房中,眸中闪过历历在目的回忆。

    “当年陈曦救了我,我十分感激他,想要以感激他的名义留在他的身边,可他没有给我机会,我不怪他,所以我想了很多办法来留在他的身边,有一次,我在医院遇到了他,才知他的母亲因生病入了院,而我去看望他母亲时,与他母亲一见如故,他母亲特别的喜欢我,自那以后,我便经常去探望他的母亲,久而久之,我也将这个单身母亲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她深深的听着莫璃口中的一切,内心的沉痛与自责狠狠交织在一起,她转眸看向了身边这个眸中泛泪光的女子。

    这样一看莫璃,她的眼中再一次呈现出了一千年前陌璃的面容,内心叹息,这一世,莫璃与她一样,竟还是逃不过同样的遭遇,不过这一世,莫璃活得受人尊重,活得比她更懂爱。

    她微微收起了那一抹沉痛及感伤的情绪,长叹了一声问道:“你不恨我吗?”

    莫璃唇边苦苦一笑,“我当然恨过,而且我不只恨过也忌妒过,恨你不懂得珍惜,恨你的残忍,忌妒陈曦对你爱,忌妒你得到了太多,但最恨的还是我自己,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比你早一步认识陈曦,那这样我便可以改变你我他三人的命运,不过想想,这都是上天注定的,你注定一生坎坷,他注定一生被虐,而我注定一生只能在他身边,永远都走不进他的心里。”

    她也唇边泛起了苦笑,所有的一切似乎正如莫璃口中所说,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虽然离她而去了,可她却能依旧感觉到他的存在,也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力量。

    她从包里抽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子递向莫璃,语气带着诚恳与乞求“请莫小姐一定要收下它。”

    莫璃眸光一颤,满腹疑云,“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自嘲一笑,打开了红色本子道:“莫小姐请放心,这三千万不是脏款,是我恢复了玉家小姐的身份,这是我那逝去父亲给我留下的遗产,你也许听陈曦说过,我是个孤儿,从小寄人篱下,可是我父亲却给我留下了一笔庞大的遗产,他的遗嘱里写得清清楚,除了我,其他人谁都无法动用这笔钱,可是遗嘱里照样规定,只有等我二十五岁了才能动用这些遗产,这些连陈曦也不知道,我昨日刚好满二十五,我现在将这些钱交到你手上,我希望你能替……替陈曦好好的照顾他的母亲。”

    莫璃眸光停在了红色本子里快要数不清多少个零的数字上,诧意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交给伯母,说不定这笔钱能让伯母对你的成见少一些。”

    她抿了抿唇,将手中的存折塞入莫璃的手里,紧了紧,“伯母对我的恨,不是这些钱能够抹掉的,反而这些钱如果出自我手,她会觉得是对她的羞辱及可怜,如果是出自你手,她会很欣慰,毕竟她一直把你当作是她的儿媳妇,你不也说过,她是你的亲人么?我知道伯母心脏不好,急需用钱,所以这个忙只有你才能帮我。”

    莫璃犹豫的眸光一点一点的散去,直到手紧紧的握上那本存折时,她点了头,“好,我就替伯母收下这笔钱,也请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那你自己今后有何打算?”

    她收回了手,转眸至病床上那张苍白的脸,她喉间有了一丝紧促感,“我想去海边……我想去看看他。”

    莫璃手上一抖,欲要说什么的时候,她转了身面向莫璃,唇边有了笑,“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我想他也不会愿意我这么做,我只是想去有他的地方看看他。”

    莫璃就这样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内心竟泛起了一丝说不出的酸楚,那一刻莫璃终于明白了,陈曦为何这么多年会一直放不下这个女人,是因为他们的心早己让彼此占据,彼此融合,如同一人。

    五年后,夜有些静,月光如朦胧的雾一般轻轻的洒在海面上,海水犹如一双无休止的大手源源不断的向前靠近,海浪轻柔的拍打着海面,她坐在沙滩之上静静的听着海浪诉说的微语。

    这是第五年的又一场春,她每夜都会守在这静悄悄的海面,袭着滚滚而来的海风,感受那丝仿佛就在身边的气息。

    滚滚红尘,他们人海相聚,由于前世的约定,今生才敢把爱延续,她幸运重生了,可他却又无声无息的离她而去,如果孤独到老是她此生的命运,她认了,因为只要今生爱过就不在乎结局,至少他也给她留下了最美的时光,她甚至相信那某年某月某日,她也许还能再见到他,她始终记得,他们前世有约!

    可叹春来又春去,魂牵梦绕寻踪迹,她害怕不经意间过他,却还是花开花落花无期。

    “夜深了,回去吧,明天还得上班呢!”一名短发女子拍拍屁股起了身。

    她并未起身,只是微微一笑,“思思,我还想坐会儿,你先回去吧。”

    林思思无奈又坐了下来,轻轻一叹,“这么些年,你每晚都会坐在这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你到底在等什么?”

    林思思是她这五年来唯一的一个朋友,记得初到这里,是林思思那天真的笑容吸引了她,仿佛让她看到了一千年前,九儿那天真的笑。

    “等一个人。”她淡淡一语,眸光依旧停在那无边无迹的海面上。

    一阵海而而来,吹起林思思的短发掩了脸,她不禁打了个寒颤,环顾四周,又是一丝叹息,“这深更半夜,除了一片海哪会有人出现了,再说了,这黑漆漆的一片,就算是有人出现了,你也分不清他是不是你要等的人啊?”

    “分得清的。”她回眸冲林思思浅浅一笑,声音依旧那般平和,话语依旧那么简单。

    林思思无语的抚上了她的手,轻轻道:“玉姐,我们认识五年了,你每日除了工作就是坐在这里,从来不与人交际,你难道这一辈子都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么?”

    “我忘不掉他。”她几字依旧平静的出口。

    林思思轻轻的靠在了她的怀里,怜惜而痛心,“好了,咱们就再多呆一会儿,就一会儿啊,明天公司会来新老板,听说这新老板特别厉害,短短五年时间就叱咤整个金融界,咱们明天可不能迟到。”

    细雨蒙蒙,给原本模糊的世界里又增添了些神秘色彩,她倚在窗前欣赏着绚丽和朴实的交汇,呼吸着雨声与清新的交互,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有喧嚣,有静谧,有守候,有等侍。

    伴着一丝敲门声,林思思出现了她的身边,“玉姐,新老板到公司了,召集公司所有管理层开会,你这次出席么?”

    “只是见面仪式而己,我就不去了。”我转身坐回了办公桌前。

    林思思又跟了上去,轻轻一叹,“玉姐,我看还是去吧,这新老板听说可不是吃素的,我们公司可是他吃掉的第五十三家了。”

    “这么厉害!”她内心轻叹,不禁眸中泛起了一丝欣赏与好奇之色。

    会议厅内,她稳坐在桌前,不语,这些年来,这一直是她的惯例,她不喜欢这种沉重却毫无意义的会议,她喜欢清静,喜欢默默的观察。

    “听说了么?咱们这新老板可是海归,短短五年时间在国外吃掉了五十二家公司,而我们公司就是他回国的第一家,传闻啊,他现在的身价进攻国内市场,只怕是金融界龙头老大。”一名女子边抹着粉,边笑着得意说道。

    全场全让这名女子的话所吸引了,其中还有人摇头道:“不会吧,才五年时间,我不相信。”

    女子放下手中的粉饼,白了那人一眼,微微皱了眉,“不相信的人可多了,其实谁都不知他是从哪冒出来的,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了这金融界的风云人物,不过听说这个新老板很怪,在国外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这一刚回国就在国内进行了一次有史以来最大的记者采访,就在昨日,整整一天时间,人山人海,我就差一点挤进去一只脚了。”

    “哈哈……”全场因为女子的话哄笑了起来,就连静坐在那翻看着手里报表的她也微微勾了唇。

    “那有谁知道这新老板叫什么啊?”另外一名女子倒是切入了主题。

    “好像是个复姓,这姓氏还挺少的,姓……姓端木。”声音源于她的耳边。

    她手上猛的一颤,心念一闪,闪得特别的快,好似听到那两字要窒息了一般,她慢慢的站起了身,颤抖着开口相问:“他叫什么?”

    全场的人陷入一团惊诧,素来不关心任何八挂事的财务总监玉玲珑,今日竟站起来神色慌乱的相问。

    会议室瞬间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所有人面上都失了笑,而她的手在桌面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越来越厉害,身边的林思思起身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轻声问道:“玉姐,你怎么了?”

    她眸光沉痛的紧紧的收紧手中的报表,咯咯作响,眸中有急切,有置疑,有期盼,有苦涩……种种情绪在翻转。

    最后直到手中的报表重重一击桌面时,她嘶吼了声,“我问你,他叫什么?”

    身边的女子吓得立马自椅子上站了起来,瑟瑟发抖的答道:“电视里报道说……说……是叫端木……端木辰曦!”

    最后的四个次如雷贯耳,好似一把长剑直入她的胸口,让她从沉睡之中再次苏醒,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她想要找电视,找电脑,找一切可以证实这四个字的事实。

    “玉姐……”林思思急促的一唤,拨腿跟了上去。

    而她却见到眼前这一张曾经魂强梦绕,等到花开花谢却无期的面容,她停下了脚下的步子。

    慌乱的双眼早己陷入了那双黝黑深邃的双眸之中,她还记得她曾唤他曦哥哥,四爷,皇上,辰曦,还有陈曦。

    “竟然真的是你……”她己无法控制自己内心那些复杂的情绪。

    “你在前世约了我,不记得了么?”他一步一步走来,声音轻轻的传入她的耳朵里,却重重一击她的心,眼前一亮的却不那带她穿越时空的和详玉。

    她脑子里轰隆一炸,明明他就在眼前,事实就在眼前,可却那么的不真实,泪水悄然而落,“你是来赴约的?”

    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她颤抖的面容,只觉得手上一丝温热而过,生生灼痛了他的手,可他却笑了,笑中有痛,有苦,有泪,也有那无尽的想念。

    “前世的债,今生来还,可好?”耳边他的声音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那样的痛,那样的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