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九章除非你能让安安起死回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70-5780283/
点击
    他们还有顾安安。

    这句话入耳,南栀下意识在心中反驳,不是的。

    应该说,是她只有顾安安了。

    至于他……

    未见的就有多在意吧。

    否则她手术的时候他不会让人……

    南栀不再往下深想,微微出神的这一会,她眼神又变得麻木起来,“这个孩子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她和他不会再有别的孩子。

    剩下一个安安……

    南栀眼底剩下一片透不进任何光亮的死灰色,“你还是没有找到安安对不对?”

    “已经有了一些线索。”

    顾非寒眼底一片晦涩深沉,说话时喉结艰难耸、动了下,“我保证,我会将完好无损的顾安安带到你面前。”

    顿了顿,语气之中似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么?”

    只是有了一些线索……

    南栀想到车祸前自己看到的那个视频,视频中的安安奄奄一息。

    “顾非寒,你要时间,我可以给你很多时间,多少都可以,可是……安安她等不起。”

    想到安安,心脏便是一阵抽疼。

    南栀无力的闭了闭眼,心底转瞬只剩一片苍凉荒芜,对这个世界再生不出半点明媚的期待,“活见人,死见尸,无论是哪一种,顾非寒我希望你不要瞒着我。”

    她现在只想等一个最后的结果。

    活见人,死见尸……

    顾非寒皱眉,她过分平静,说这句话时给人的感觉是,哪怕最后被找回的是顾安安的……尸体,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更或者说,她似乎已经不相信顾安安还活着了……

    他情愿她像几分钟前打掉给她喂粥的勺子那样继续发泄自己的不满,也好过眼前这样,哪怕提起顾安安,她眼底也再无半点波澜。

    “好,我不瞒你。”良久,顾非寒才点头答应。

    闻言,南栀重新将视线落到窗外不再讲话。

    她没有要吃东西或者喝水的意思,顾非寒也没有再勉强,一时病房里突然安静的厉害,但南栀身体到底还是虚弱,没多久她就又重新睡了过去。

    病房里,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维持着这个姿势像是电影突然被人按了暂停键。

    顾非寒视线落在南栀苍白如纸的脸上,瞧着她呼吸还算平稳,眉头却紧紧锁起,似乎在做什么噩梦,想叫醒她,大手却在即将碰触到她脸颊时顿住。

    她未必愿意醒来……

    窗外黑夜渐渐散开,有了亮光,但天空依旧灰蒙蒙的,乌云厚厚压着。

    顾非寒起身出去的时候,安医生正在病房外等着。

    似乎夜里南栀醒来她进去看过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等着。

    顾非寒也正好要找她,带上房门,两个人并没有走远。

    “她的情况远没有看上去的好?”

    这层楼除了南栀没有别的病人,因此空荡荡的走廊里并没有任何人往来,脚下步子才刚停了,顾非寒的声音就这么传进安医生耳朵里。

    安医生微微一怔,后背禁不住的冒出一层冷汗。

    但最终还是点点头,“顾太太能够醒来基本就已经算是度过了危险期,可失去孩子的打击还是太大了,顾太太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她太平静了,我只能说,顾太太心理上的创伤恐怕要比身体上的更棘手。”

    “所以?”顾非寒黑眸微凝了下,脸上却无太多意外。

    哪怕他不是专业医生,但南栀状态不好却是肉眼可见。

    “我的建议是,等过两天顾太太的体能再恢复些,就尽快让她接受心理治疗。”安医生小心翼翼说出自己的想法。

    对此,顾非寒不置可否。

    他不说话,只是紧锁着眉头站在那里,视线自然垂落停在地面上,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南栀如今醒来,安医生是最该松一口气的那个人。

    这几天南栀并不只是昏睡。

    她如今能醒已经算得上是个医学奇迹,短短四天,七次抢救,次次都是命悬一线,甚至就在昨天傍晚还凶险的出现过心脏骤停……

    若非顾非寒耗费巨大财力,用最快速度组建起一支摆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顶尖的医疗团队,南栀这条命恐怕早就没有了。

    只是此刻,安医生却松不下这口气。

    因为……

    “顾总,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您……”

    不是不想说,而是这些天她一直都没敢说,而眼下南栀醒来,又是这个状态,她就不得不说了。

    顾非寒这才微微抬眸,等她下文。

    “是……是这样的,车祸那天在手术室里,我察觉到顾太太求生欲极低,因、因此我告诉她她腹中的孩子还有救,要她千万别放弃,结果后来又……所以恐怕顾太太会觉得孩子没能救下来,是因为您让人拿走血袋先救罗小姐……”

    磕磕绊绊把这段话说完,安医生绷紧神经,做好英勇就义的准备。

    虽然作为局外人,这些天顾非寒寸步不离守在病房她都看在眼里,但她也是女人,将心比心,若是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的是她,生死关头,自己的丈夫选择先救别的女人,那恐怕这个结会横在心里一辈子也过不去。

    安医生以为顾非寒会发怒责备她,但意料外,听完这些他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顾总,孩子的事情我可以和顾太太解释的,当时顾太太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确实已经死在腹中多时了,我……”

    “不必了。”

    这次安医生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必?

    安医生有些错愕,因为顾非寒的回答完全在她意料外。

    但转瞬她又想到另一种可能,“顾总,您是想自己和顾太太说么?”

    “不是。”

    安医生的这个猜测也很快被顾非寒给否定,顿了顿,他眼神略带警告的看向她,“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

    安医生:“……”

    不要再提的意思是,不让顾太太知道?

    安医生眼底闪过一丝茫然,她虽然有些不解顾非寒这个决定,但到底不敢多嘴再问什么。

    ————

    南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小茵。”看见病床前坐着的人,南栀有些虚弱的朝她勾了勾唇。

    林茵早上七点多过来的,这些天她知道南栀住在医院情况凶险,有心过来探望,却都被顾非寒的人给婉拒,直到今早接到电话,说南栀醒了,才放她进了病房。

    “吱吱,你吓死我了……”林茵眼眶通红,咬牙忍着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南栀想坐起身,但使不上力气。

    “吱吱,你别乱动。”见状,林茵忙帮她把病床摇高了些,然后又帮她在后背垫了个枕头,让她靠在床头。

    “感觉怎么样?身上伤口还疼么?”林茵一脸担忧。

    南栀摇头,“我没事。”

    她哪里有半点没事的样子?

    林茵将她面无血色的模样看在眼底,没有揭穿,却也突然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

    安慰么?

    可丧子之痛,女儿也下落不明,这种情况又哪里是只言片语能安慰得了的呢?

    “小茵,你今天不上班么?”还是南栀主动开口,才打破突然的沉默。

    林茵摇头,“我请假了,今天就在这里陪你。”

    “好。”南栀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心里也是觉得林茵在这里总比……他在要好。

    两人不期然想到同一个人,但林茵想的却是顾非寒临走前嘱咐的事情,“吱吱,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说这话时,林茵严阵以待,做好大费口舌劝她吃饭的准备。

    却不想南栀直接点头,“好。”

    林茵有些错愕,但很快回过神来,食物是早就准备好的,她将营养粥从保温桶里倒了一小碗出来,然后一勺一勺喂给南栀。

    同早上从顾非寒那里得到的信息不太一样。

    林茵并没有在南栀身上看到多少消极的影子,她按部就班的吃饭吃药也配合治疗,甚至还会主动告诉医生自己哪里不舒服。

    一同困惑的还有安医生……

    只是又睡了一觉,顾太太怎么就同先前醒来时判若两人了?

    然而眼下,这种转变究竟是好是坏还有待商榷……

    林茵一直在医院陪到很晚,晚上南栀睡了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快十一点,在病房消失了将近一天的顾非寒才从外头进来。

    他似乎淋了雨,身上深色的衣服还瞧不出什么,但发丝贴在额头上,脸颊上还有水在往下滴。

    “司机在楼下等着,你可以回去了。”进门后,他视线就落在病床方向没挪开,声音不大,话是对林茵说的。

    林茵原本坐在床边椅子上,他进门的时候她便起身了。

    病床上南栀依旧睡的很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林茵确认过这点,便朝着顾非寒方向过去。

    “顾非寒,安安的事情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吱吱?”林茵将声音压的很低,但嗓音却严肃。

    闻言,顾非寒眉心微拧了下,音色冷凝,“与你无关。”

    “是与我无关,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谎言终归是谎言,除非你能让安安起死回生,否则吱吱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只会比现在伤心千百倍!”

    说完,林茵转身出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南栀眼睫微微颤动,一滴泪水自眼角滑落没入发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