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一章看似深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4370-5821068/
点击
    周医生出去之后,顾非寒以为南栀会立刻离开他的怀抱,但意料外,她依旧静静埋首于他肩膀中,一动不动,睡着一样。

    久违的亲近,这一刻于顾非寒而言十分难得。

    时间也好像静止了一样。

    但顾非寒明白,这不过是她逃避治疗的方式而已。

    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片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太安静的缘故,到最后南栀竟然真的趴在他肩膀上睡了过去。

    察觉她原本略微绷着的身子渐渐放松,顾非寒并没有将她放回床上,而是珍惜这久违的宁静,由着她在自己肩膀上入眠。

    这天过后,南栀变得十分黏人。

    周医生又来过病房几次,但收获颇少,每次见到她南栀都靠在顾非寒肩膀上不言不语,有一次顾非寒故意离开病房,让她们两个独处,南栀虽没反抗,却也只是靠在床头双眼微阖,依旧一个字也没有和周医生说。

    顾非寒就靠在病房门旁的墙上等着,见周医生出来,他站直了身体,“如何?”

    周医生则叹气的摇了摇头。

    对这个结果,顾非寒并没有觉得半点意外,他略略又站了一会,跨步进了病房。

    一进门,便听见南栀问他,“顾非寒,你很希望我接受心理治疗么?”

    不等他回答,她的第二个问题接踵而至,“我是什么地方让你觉得我病到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她明明一切正常。

    南栀这些天已经能自行下床行走,这会也没躺在床上,而是坐到了沙发上,顾非寒径直走到她面前,没坐她旁边的位置,也没坐另一侧的单人沙发,步子停在她跟前,身体微倾着半蹲在她面前。

    她坐着,他单膝点地。

    这个角度两人视线恰好落在同一高度,对上。

    他神情是这些天来少有的严肃和认真,“南栀,好多天了,你睡梦中总是撕心裂肺的哭。”

    南栀愣住。

    她完全不知道。

    但确实这些天早上醒来眼睛总是有些红肿不大舒服。

    “我哭不是很正常么?”

    南栀很快压下眼底狼狈,再开口语气中多了层尖锐,“我的孩子没有了,我连哭都不可以么?”

    “当然可以。”顾非寒抬了抬手,指腹略微擦过她侧脸的时候,一并将她脸旁一缕发丝带到耳后,“可是清醒的时候你一次也没有哭过。”

    手术醒来之后,熟睡这个词对她来说实在奢侈。

    这些天到了晚上,她都要吃下安眠药才能入睡,大概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熟睡到撕心裂肺痛哭而不自知。

    他说她清醒的时候一次也没有哭过……

    不是的,哭过的。

    那晚安眠药在体内药效发挥的不够及时,听见了他和林茵的对话,知道安安已经不在人世,她是哭着在安眠药药效发挥时睡着的。

    只是那晚他不知接了谁的电话,就没有再回来了。

    临睡前,她是有意识的,知道后来守在病房的是财妈,隔天醒来,她第一个见到的也是财妈……

    也不是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总有人,总有事情会比她更重要。

    只是现在心中总算没有了应该划分到奢望行列的期待。

    她再怎么哭两个孩子也回不来了。

    再怎么脆弱无助,他也不会在紧要关头,舍弃罗湘湘来救她和孩子……

    他的手指就停留在她耳后,指腹微凉同她耳后的温度格格不入,南栀没有避让,她静静看着他深邃无底的黑眸,许久,像是过去经年沧海桑田,她才也抬手,掌心轻轻贴上他侧脸,勾唇浅笑,眼角却有一滴浊泪滑过,途径侧脸,掉落时恰好落到他手臂。

    顾非寒视线怔然停在那滴泪在他手臂上划出的一道水痕上,耳朵里是她比泪痕还浅淡的嗓音,“好啊,我接受治疗。”

    反正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南栀往后靠了靠,将上身重量完全依托在沙发靠背上,也总算避开耳后那只手。

    “我要出院,我不想在这里接受治疗。”

    那滴眼泪带起的连锁反应,南栀双眼微红,嗓音也带起压不住的哭腔,“我讨厌这个地方,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来。”

    后半句,实在有些赌气的意思。

    生老病死总归避免不掉,没人能做到一辈子不来医院。

    但南栀对这个地方也是真情实感的讨厌,顾非寒心底掠过一阵酸涩,点头,“好,等下我去和安医生商量出院时间。”

    她不喜欢这里,将周医生请去家里也是一样的。

    南栀的出院时间很快确定下来,安医生的意思是,如果期间南栀身体没有异常,三天后可以出院。

    三天……

    南栀平静听完,没有异议。

    三天原本也不是多漫长的时间,眨眼两天过去,隔天就可以离开医院。

    只是傍晚,晴好了快两周的天气却突然变得恶劣,狂风来疾电闪雷鸣中,豆大的雨点很快砸了下来。

    哐——

    不知什么击中窗户玻璃,碎片四溅中,狂风夹着雨点猛灌进来。

    彼时,南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捏着一个顾非寒刚削好的苹果慢吞吞在啃。

    玻璃碎开的瞬间,她听到响声抬头。

    不到两米外,白色窗帘被风吹的飞起,她眼睛被风吹的眯起,但还是瞧见外头映着张牙舞爪闪电纹理犹如末日来临般,乌云密布的天空。

    就像车祸那天……

    顾非寒削苹果的时候,手上沾到了一些苹果汁液,只是去卫生间洗了个手的功夫,病房里就出了事情。

    他听到声音就出来了,只是却看到南栀看着窗外一动不动呆坐在沙发上,飞起的窗帘尾端刮到她脸上,她也半点没避让。

    病房里狼藉一片,顾非寒来不及多想,箭步上前将南栀拦腰抱起离开病房。

    接触之下,他才发现宽松病号服下,她的身体正在发抖。

    这一整层楼除了南栀没有别的病人,顾非寒直接抱着人去了隔壁病房。

    有护士听到动静过来帮忙,但看来看去,顾非寒将一切弄的井井有条,好像也没有她们能插手的地方,最终她们只能去原先的病房将一些没有损坏的私人物品搬去新病房。

    原先病房里玻璃虽然炸的到处都是,但南栀并没有被划伤,除了身上打到几滴雨,她几乎没被那场防不胜防的意外所波及。

    只是顾非寒给她换衣服时才发现,不久前给她削好的苹果还被她紧紧捏在手里,苹果快要烂了,而她手指深陷在果肉里头,汁水沿着她指缝浅浅流下来。

    “南栀,松手。”

    换病房的路上只觉得她身子微微发抖,这会意识到她不太对,细看之下发现她眼底盛着莫大恐惧,神情空洞,灵魂像是被锁到另一个空间在承受旁人无法想象的水生火热。

    “南栀……”

    顾非寒喊了她好几声,南栀才格外迟钝的回过神来,她眼底好半天才有了焦距,呆呆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顾非寒提醒她,“苹果。”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低头。

    苹果被他拿走直接丢进垃圾桶,顾非寒又转身拧了条毛巾过来给她擦手。

    温热毛巾包裹着冰冷手指,南栀怔怔看他动作,隔了会他声音传进耳朵,“南栀,刚刚你怎么了?”

    刚刚……

    南栀脑子里的画面其实还没完全消散,玻璃碎开的那一瞬间,她好像又回到了车祸那一天。

    事后才明白自己究竟有多愚蠢。

    飞蛾扑火,搭上了宝宝一条命,才发现扑错了火……

    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也是这些日次她才知道,原来那场阴谋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要她的命。

    顾非寒自然不会让她知道这些,但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让她知道……

    甚至那些日子他对她所有的好也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她和安安只是被他推出去护住他真正心头肉的挡箭牌而已。

    还有眼前。

    所有关心陪伴看似深情都是假象。

    生死抉择的事后才是他的真心,手术室里,那袋血他选择给罗湘湘……

    罗湘湘……

    她甚至是杀掉安安的凶手!

    有个陌生号码给她发过一条短信,是她车祸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警方在江边发现了大量血迹,验过dna,最终结果显示那些血是安安的。

    之后掉看监控,发现前一晚是罗湘湘将安安丢入江中……

    她还看到一段视频,车祸那天,手术室外警方将一切告知给他,但他仍旧选择先救罗湘湘……

    他总归也是情深不寿,只是无条件被他宽容保护的不是她而已。

    新病房里冷气还没来得及打开,有些闷热。

    南栀从思绪中回神,神情恍惚,却还记得不久前他问她怎么了,“没怎么,只是天气和车祸那天很像……”

    说话的时候,她抬头看向他,眼神悲伤,有些绝望。

    “顾非寒,我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能被你爱很难,可我还是奋不顾身的一头扎进去,那时候爱得盲目,并不想要多少回报,但我现在……可能太累了,我也忍不住会想,如果你也有一点爱我,如果我在你心里也有一点分量,是不是生死抉择的关头你也能给我一点怜悯,救一救我们可怜的孩子,而不是那个杀死安安的杀人凶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