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奉打更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蛊神迷惑行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19344-7141724/
点击
    距离极渊数十里外的高空,心蛊师淳嫣手里捏着一只单筒望远镜,眺望着极渊方向。

    她身边的几位蛊族首领,人手一只单筒望远镜,与她做出相同的眺望动作。

    单筒望远镜是从云州叛军手中收获的战利品,司天监摸透制造原理后,便大规模生产,列入重要的军事战略装备中。

    它能大幅提升观测距离,又能保持相对的隐蔽性,保证安全。

    首领们扛着巨大的压力,透过狭小的单筒,很快锁定了极渊,锁定那片连绵茂盛的原始森林。

    淳嫣抿着嘴角,凝神关注着原始森林,突然,在她的视野里,连绵近十余里的原始森林,拱了起来。

    这不是错觉,这片原始森林高高隆起,地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

    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不是因为心里紧张,而是那股源自体系的压迫感在加强。

    原始森林拱起到一定高度后,土地分裂,朝着两侧滑落,一截深红色的血肉背脊率先出现在众首领的“视野”里。

    这截背脊呈深红色,像是剥了皮的血肉,露出一根根凸起的筋腱,一块块肌肉膨胀。

    脊背两侧,是一排排气孔,正有墨绿色的烟雾从气孔里排出。

    祂就像昆虫的幼虫,生长到一定程度后,终于要爬出泥土化茧成蝶。

    随着祂爬出深渊,土层被顶了上来,数以千万吨的岩石、土块翻起,虽然听不见动静,但这副景象给了众首领巨大的视觉冲击。

    “这就是蛊神........”

    淳嫣喃喃道。

    她已经完全看清了蛊神的真面目,祂就像一座血肉组成的山,庞大而恐怖,脊背的一排排气孔喷涌着墨绿色的烟雾,缭绕在天空,形成墨绿色的云层。

    肉山的底部流淌着黏稠的阴影。

    而与可怕的外观不同的是,蛊神有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仿佛能看穿日月山河,能看穿亘古匆匆的岁月。

    这一刻,极渊附近的所有蛊神,都发生了可怕的变异,它们有的霍然僵直,变成没有灵感,没有感情的行尸。

    有的双眼赤红,被交配的欲望主导,疯狂的扑倒身边的蛊兽,不分种族不分性别。

    这时,淳嫣看见身边的毒蛊部首领跋纪,脸上凸起一根根扭动的青筋,双眼化作墨绿色竖瞳,额头长出角质,獠牙凸出嘴唇.........

    同样的异变还出现在其他首领身上,他们正在和体内的本命蛊融合。

    “走!”

    淳嫣脸色微变,脱口而出。

    谁知,冲涌出喉咙的声音不再悦耳清亮,带着破旧风箱般的嘶哑。

    我也化蛊了.........她心里涌起强烈的恐惧,众首领没有多留,朝着北方掠去。

    淳嫣最后回首,看见那座庞大可怕的肉身,朝着南方爬去。

    .........

    关市,集镇!

    两道人影在集镇上空显现,是许七安和前去通知他的鸾钰。

    许七安目光一扫,集镇上人头攒动,蛊族七部的族人有条不紊的收拾起行囊,打算往北逃难。

    这么冷静?他皱了皱眉,虽然蛊族好战,不畏死亡,但那是在上头的时候,平日里这群南蛮子还是挺爱惜生命的。

    眼下的动静,不符合大劫来临时,仓皇逃窜的现状。

    “我没有察觉到蛊神的气息,也没有首领们的气息。”

    他扭头用质问的目光,看向身边有着一张明媚瓜子脸的鸾钰。

    哪怕他来的再快,也快不过蛊神。

    按理说,此处应该已经化作蛊的世界。

    后者此时已收起了妖娆勾人的媚劲,皱紧眉头。

    说话间,两人同时望向某处,那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小院,院中站着手持拐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正昂着头,默默望着他们。

    许七安按住鸾钰的香肩,带着他传送到天蛊婆婆面前。

    “蛊神出世了!”

    天蛊婆婆主动开口,道:

    “但祂没有北上进攻大奉,而是往南去了。”

    往南.......鸾钰急切道:

    “其他人呢?”

    天蛊婆婆回头,望着身边门窗紧闭的大厅,道:

    “他们受了蛊神的影响,不受控制的与本命蛊融合,身体已经化蛊了,为了不影响到普通族人,我屏蔽了他们的气息,还请许银锣相助。”

    化蛊.......鸾钰花容失色。

    蛊族的修行方式,是通过植入本命蛊来吸收蛊神之力,蛊神之力是有危害的,普通生灵一旦接触到蛊神之力,就会别污染,变成没有理智的蛊兽。

    本命蛊的存在,就是帮助蛊师减弱“毒性”,让蛊师能保存理智,免于污染。

    但本命蛊也是蛊,如果本命蛊自身的“毒性”加强,那么与本命蛊一体的蛊师们,也会化蛊。

    致命的是,化蛊一旦到了某种程度,是不可逆的。

    许七安不再耽搁,径直走向大厅,开门而入。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只类似黑背大猩猩的生物,肌肉虬结的双臂撑着地面,一只眼睛猩红如血,一只眼睛锐利但清澈。

    它浑身肌肉比钢铁还硬,充斥着可怕的力量。

    “大猩猩”左边,依次是紫色皮肤,额角长着一根独角,獠牙凸出,脸颊长满紫色鳞片的蜥蜴人;一滩无规则扭动的阴影;一位手臂化作翅膀,浑身长满青色羽毛,脚丫子变成鸟爪的羽人;一具脸色发青,尖牙突出的白瞳行尸。

    根据气息,许七安迅速分辨出,大猩猩是龙图;蜥蜴人是跋纪;阴影是影子,羽人是淳嫣;行尸是尤尸。

    真让他们化蛊,那就是五只超凡蛊兽.........许七安明白该怎么救治首领们,他颈椎处的七绝蛊隆起,在皮肤下轮廓清晰。

    他的眼球“融化”,占据整个眼眶,张嘴轻轻一吸。

    霎时间,各种颜色的蛊神之力从五位首领身上溢出,烟雾般的涌入许七安口中。

    随着这些过盛的蛊神之力离体,五位首领身上的异变特征或脱落,或收回体内,很快恢复人形。

    除了淳嫣保持着覆盖身体的青羽,其他人都是浑身赤裸。

    鸾钰在许七安面前故作娇羞,捂着脸,羞答答道:

    “讨厌!”

    但大家都不搭理她。

    “稍等!”

    淳嫣转身进了内屋。

    俄顷,披着一件长裙走出来,身上的青羽消失不见。

    待龙图等人穿上衣服后,许七安已经从最先出来的淳嫣那里得知了蛊神出世后的情况。

    蛊神做出了让所有人都看不明白的举动。

    “往南?”

    许七安皱着眉头,低声自语了几遍,而后看向几位首领:

    “你们有什么看法?”

    淳嫣沉吟道:

    “南疆往南便只有汪洋,祂总不会是出海吧。”

    跋纪分析道:

    “也有可能绕路了,南下游到云州,直接从那里开始蚕食大奉疆域。”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许七安摇摇头。

    这时,天蛊婆婆沉声道:

    “蛊神出海了。”

    众人一下子全都看了过来,望着婆婆笃定的神色,鸾钰心里一动:

    “婆婆,你那天在金銮殿里,看到的就是蛊神出海的画面?”

    屋内的人霍然想起当时,天蛊婆婆的描述:说不清是好是坏,但非直观的灾难。

    而且当时天蛊婆婆的表情非常困惑,像是无法解读窥探到的未来。

    天蛊婆婆缓缓点头,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没错,我看到的画面,就是这个。”

    现在蛊神已经出海,未来变成了过去,和即时发生的事,此时说出来,便不是泄露天机。

    “为什么?”

    鸾钰茫然道。

    好不容易挣脱封印,不北上掠夺气运,反而出海?

    淳嫣沉思道:

    “眼下没有什么比掠夺气运更重要的,蛊神的这番举动,只有两个可能:一,海外有可以掠夺的气运。二,海外有比掠夺气运更重要的事。”

    “海外没有气运!”许七安一口否决:

    “也不该有比气运更重要的东西。”

    在太平刀吸收“光门”之前,如果说海外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蛊神跑一趟,那肯定就是光门。

    ...........

    阿兰陀。

    伽罗树、广贤和琉璃菩萨,同时侧耳倾听,俄顷,他们沉默相视,眼里既有喜色,又有凝重。

    刚才,佛陀告诉他们,蛊神挣脱封印,去了海外。

    琉璃菩萨喃喃道:

    “祂没有骗我,祂真的去了海外。只是不肯与我说原因。”

    那日在极渊里,蛊神似乎预见到了什么,告诉琉璃菩萨,祂挣脱封印后,要去一趟海外,希望佛陀能牵制住中原的两名半步武神。

    至于原因,蛊神没有说。

    “如何?要履行约定吗。”琉璃菩萨问道。

    伽罗树摇头:

    “这得佛陀亲自决定。”

    说罢,三人重新闭上眼睛,与佛陀沟通。

    “进宫中原........”

    佛陀浩大威严的声音在三位菩萨脑海里回荡。

    ..........

    【二:蛊神去了海外?这不合理。】

    地书聊天群里,看完许七安的传书,飞燕女侠率先提出疑问。

    谁都能看出不合理.........许七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一:会不会是冲着神魔后裔去的?】

    【三:只能说有这个可能。】

    神魔后裔中虽然有不少超凡,但于蛊神来说,没什么意义。

    祂要吞噬中原,并不需要这些超凡境的神魔后裔帮助,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浪费时间召集神魔后裔。

    【九: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想不出蛊神这么做的原因,那就想想祂会这么做的原因。】

    这句话说的很拗口,但天地会成员里,除丽娜外,个个都是聪明人。

    【四:道长的意思是,蛊神可能预见了什么?】

    首先,这位神魔拥有超凡的智慧,那肯定不会做出无厘头的举动,所作所为都有深意。

    其次,对超品来说,掠夺气运才是最重要得,但蛊神偏偏放弃。

    最后,这位超品能窥见未来。

    结合这些,即使不知道蛊神的目的,也能推测出,祂预知了未来,而那个未来,是祂出海的原因。

    【七:不必想太多,只要记住,敌人要做的事,坚决破坏。敌人要破坏的东西,坚决守护。这就够了。】

    李灵素用自己返璞归真的理念传书说道:

    【许宁宴,你赶紧出海一趟。虽然打不过蛊神,但也能保命对吧。】

    此时身处南疆的许七安正要回复,忽有所感,取出了传音海螺。

    另一只海螺在神殊手中。

    “神殊大师?”

    “佛陀来了!”

    海螺另一头,传来神殊低沉的嗓音。

    ...........

    ps:狂风暴雨真吓人,窗户“哐哐”的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