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祭天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董老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23-388531/
点击
    从会议室出来后,几人分道扬镳,血祭打算去吃饭,柳立人看血祭身体还很虚弱坚持要陪着。餐厅有两个门,血祭上次进的是学生餐厅,正后面还有一个门,进去就是教工餐厅了。两人买了些饭菜到血祭的独栋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

    “柳副院长,恕我直言,这封副院长虽然修为不错,但其他方面倒是一般,为何能......”血祭含含糊糊说道。

    “你是想说这封苟如何能做这副院长是吧?其实很简单,因为张腾是他姐夫...”

    “啥?”血祭还想着其中是否另有隐情,没想到事实是如此。

    “唉...其实张腾也不喜欢封苟,但张腾十分惧内,只好将他安排在这里做了副院长,好在封苟实力摆在那其他人才没说什么。”

    “这亲戚攀的可真是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好在有你和王元院长。”血祭一声轻叹道。

    “说道王元,封苟一直想攀上王家这棵大树,所以一直想着巴结王元,可王元反而越来越讨厌他,平时还好,倒是今天竟然都露出鄙视的神态了。”

    “呵呵,那可能是鄙视给我看的。”血祭笑着摇了摇头。

    “哦?那是为何?”柳立人看着血祭满脸的不解。

    “无非是告诉我封苟那种人在千机学院是站不住脚的。”

    “原来如此!对了,你今天说不打算接受教学任务时真是把我吓了一跳,你不怕万一他们真把你怎么样么?”柳立人问这话的时候内心是忐忑的。

    与此同时,张腾的办公室里有人问了相似的问题:“王兄,血祭知道了那么多,要是他不接受,按计划是要将他抹除的,为何你临时......”

    看着张腾一脸的疑惑,王元没好气的说道:“亏你还是一院之长,没看出来他那是在试探么,若是我说要将他就地抹杀,我相信他宁可死也不会为我们做事。”

    “那若是结果不理想本是要将他开除的,为何也......”

    “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被你开除?最初的计划是针对那些想攀上我们王家的人,这血祭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可这些都是你的凭空猜想,不能说明什么。”张腾被王元这么一数落开始抬杠。

    “这不是猜想,凭我多年阅人的经验来看,我之所言**不离十。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地之境大圆满的修为,又有如此见识,而且心思缜密,这一切都说明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不错,我承认他是个人才,但他懂不见得他能教啊!明明可以将他安排成出赛五人之一,你却直接拍板让他来教。”

    “他既然通过招聘,我们怎可出尔反尔,况且我对他有信心。”

    “信心?你这信心又从何而来?”

    王元看着窗外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张腾叹了一口气:“唉...反正此事由你主持,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张腾不知到在些想什么,王元则是在想:血祭今天问那句“不接受又如何”的时候立人好像很紧张,计划他是知道的,而且他绝不可能告密,为何......这血祭真是不简单呐!

    柳立人听着与王元的猜想几乎完全符合的解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血祭看他欲言又止,问道:“柳副院长有话要说?”

    柳立人像是下了决心,说道:“血祭兄弟,我对你不起啊!”

    “柳副院长这话从何说起?”血祭当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也不知道柳立人其实是知道计划的。

    “其实在招聘之前我们就有计划,如果聘请的老师知道了很多又不接受这份工作,我们为了保密会将他就地抹杀。我们四人立誓会将此计划保密,今日却让血祭兄弟身陷险境。”柳立人说着羞愧地低下了头。

    血祭一愣,笑着安慰道:“原来是这样,柳副院长不必放在心上,你没有事先跟我说是不想违背誓约,况且我相信你的为人,如果今天他们真的要杀我,你一定会拼尽全力保住我,对吗?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是好好的嘛。再者说了,这件事你不告诉我,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可你却如此坦诚相待,我血祭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如何会怪罪柳副院长呢?”血祭态度诚恳,他真的体谅柳立人,柳立人不愿违背誓约,说明其正直,如今将事情全盘托出说明其坦诚。其实血祭今天也发现了柳立人的紧张,他相信若是动起手来以柳立人的性格即便拼了性命也会保自己周全的。

    “血祭兄弟当真不怪我?”柳立人眼中充满了感激,他真的害怕血祭会因此记恨自己。

    “柳副院长放宽心,我不仅不怪你,还对你的人品非常敬佩呢!”

    “血祭兄弟不怪我就好,敬佩实在是愧不敢当!这样!以后别再叫我柳副院长了,这样多生分,我比你痴长几岁,你就叫我柳大哥,我叫你血祭,从今天起谁要是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血祭兄弟意下如何?”

    血祭一听面露古怪之色,他的义父与柳立人祖父是故交,那柳立人应该叫自己一声世叔才对,不过血祭不是拘泥与这些的人当下答应了这个提议。

    吃饱喝足后两人又聊了很久,柳立人离开时让血祭好好休养,他自己则是先派人为祖父送去解药。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新生经过昨天的考核今天已经正式开始上课,校园里人影绰绰,而血祭也是其中之一,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除了不能发挥出正常实力其他都与常人无异。此时的他在教学楼附近拉住一名学生问清楚天二级八班的所在后便匆匆赶去,无疑是去找冼玉书,冼玉书本是天一级,但新生来了之后自然升到了天二级。

    冼玉书所在的班级在东座教学楼三楼,当血祭到门口时刚好打了上课铃,趁着老师还没来,赶紧将冼玉书叫出来,冼玉书一看到血祭惊喜的大叫一声,引来同学纷纷侧目,血祭只是附耳简单交代了一句“放学来乾座独栋找我”后就催他赶紧回班,可无巧不巧的是身后突然传来刺耳又尖锐的声音:“你哪个班的,不知道上课了么。”

    血祭和冼玉书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看见一个教师模样的中年妇女,一身白色长裙,全身骨瘦嶙峋,长得尖嘴猴腮还戴了一副无框眼镜,深深的眼袋被镜片挡在后面,一张嘴一口黄色的牙齿,还好没有口臭,手上捧着的像是一本教案。血祭虽然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看到这幅嘴脸心中还是升起一种厌恶之感。

    “董老师,这是我朋友血祭,刚有要紧事找我,我现在就回去上课。”冼玉书一看是班主任,连忙解释说。

    “哼,你能有什么要紧事,说你呢!你哪个班的!”这位董老师冷哼一声,轻蔑地瞥了两人一眼。

    “董老师您好,我不是这里的学生,刚找玉书有点事情,打扰您上课十分抱歉,我现在就告辞。”虽然董老师的态度让血祭很不舒服,但她毕竟是老师,该有的礼貌还是很需要很注意的。

    “现在学院的校风真是越来越差了,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能进来,你们不是有事么,那就在门口慢慢谈吧!”董老师看都不看血祭二人,竟自走进教室将门“乓”的一声关上。

    血祭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这位董老师当真不是一句尖酸刻薄就可以形容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