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祭天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开眼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请访问源地址 m.520xsb.com/wapbook-23-389908/
点击
    静室内,冼玉书盘坐在装满药液的浴桶中,眼前的头发梳在脑后扎成马尾,露出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血祭站在他的正前方,左手捏着一棵金灿灿的草药,右手提着血刃,一脸严肃。

    “开眼过程已经与你讲明,关键还是看你自己,破而后立中,我只能给你起一个辅助作用。精元运行路线确定记住了?”血祭现在紧张的手心都在微微发汗,但脸上依旧平淡。

    冼玉书没有出声,似是下定决心般用力的点点头。

    “准备好,我现在要开始了!”血祭声音刚落右手手腕一抖,血刃出鞘。这是他出了通天幻境一来第一次拔刀,玉书也是此时才发现之前一直以为是短棍的兵器,原来是把唐刀,还不待他细看就全身一紧,一股凶煞血气迎面而来,仿佛一瞬间身处尸山血海!好在独栋有结界,否则不知道会引出什么样的乱子。

    “凝神静气!”血祭的这一声暴喝带着自身修为,在冼玉书听来就如顶上惊雷,立刻闭眼沉下心来,但在这样的气息下~身体还是有些微颤。

    “睁眼!”随着第二声暴喝,玉书唰一下睁开双眼。说是迟那时快,血祭刀随心走,刀尖在冼玉书双眼骷髅上轻点两下,凭借血刃的锋利,一瞬间就将眼球刺破。眼球的压力压着两道银针粗细的血丝向着血祭喷出,说也奇怪两道血丝并未落地,反而向着血刃的刀刃涌来,看来是血刃在吸冼玉书的血!眨眼间又传来冼玉书一声痛苦的嘶吼!血祭眼疾手快,一把将左手的金色草药塞入其口中。

    在冼玉书感觉,血祭血刃连点两下,双眼立刻失明,紧随其后的是剧烈的痛苦,再到草药入口,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喉咙传入四肢百骸,最后传至头部,痛苦仿佛都不在强烈。

    再说血祭,将草药塞入玉书口中后,发现血刃依旧在吸血,吸了血的血刃变得更加殷~红,这着实让血祭吓了一跳,这是血刃第一次沾血,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能力。血祭虽然好奇,但这血可是冼玉书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血刃再吸!血祭以手为刀斩向血丝,可丝毫不能阻挡血刃,血丝似是有意识般躲开血祭的手刀,依旧流向血刃。手刀不成,血祭当机立断手刀入鞘,这才中断了两者间的联系。血丝失去了与终点的联系不仅没有落地,反而带着血刃的凶煞血气回流至冼玉书的双眼。

    血祭暗道:“坏了!”但他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出什么差错,只好静观其变。

    此时的冼玉书正按照血祭所教的路线运转全身精元入脑,却迎来一股浓烈的凶煞血气,瞬间,整个大脑变成了尸血遍地的战场,精元与血气互相对撞,那股疼痛似是要将头颅炸裂。

    在冼玉书感觉头颅即将炸裂时,身旁的血祭发现玉书七窍出~血,紧皱眉头在他头部几处大~穴打入精元,将穴~道打通。本来在开眼计划中没有这个步骤,但临时生变,血祭只好随机应变,好在他精通医术,不然不过片刻冼玉书的头就会变成碎裂的西瓜。

    血祭这么一打通冼玉书的头部大~穴,冼玉书压力一下就小了许多。随着时间的推迟,精元与血气对撞纠缠,最终血气被精元吞噬同化,这段时间里,血祭四次打通冼玉书头部各处的穴位,直至第五次又将脑部经脉全部打通后,冼玉书的情况虽然稳定下来,但他的大脑已经变成了一锅粥,还要慢慢疏通。血祭已经是精疲力尽,全身一软躺在地上,现在的他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之后的事只有看冼玉书自己的了。这五次打通头部经脉的手法是济弘文的独创,名为“开窍五步”,顾名思义就是让人开窍的五个步骤,济弘文也对血祭用过,打通脑部经脉穴位可以让人的大脑更加通透,对修炼精神力也大有裨益,只是没想到施展开窍五步对自身的消耗这么大,之前四爹可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啊!“唉...还是修为太低...”血祭对自己的修为越来越不满意,但他忘了他现在气血两虚,只能发挥十只一二的实力,若是济弘文知道血祭再这样的状态下都能将“开窍五步”施展出来一定老怀安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冼玉书的开眼早已步入正轨,等的就是水到渠成。血祭在身体可以动弹的时候就开始盘膝调养。

    两人就这么静静对坐,一晃三天过去。血祭身体恢复的比想象中还要好,这三天不仅一扫虚弱,亏损的血气也恢复了不少。血祭睁开双眼看向冼玉书,即便玉书闭着双眼,也能看见两团紫色的光芒穿过眼皮,这两抹紫意由强到弱不停变化着,等到光芒完全消失开眼也就完成了。眼看着开眼即将完成,血祭反而更加紧张了,生怕再有什么变故功亏一篑。可能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两个时辰后紫色光芒完全消失了,冼玉书并没有清醒的意向,反而一抹红光透过眼皮由弱到强又开始变化。这下血祭真的慌了,在手札中并未记载会出现这种现象,万一玉书......血祭不敢再想下去,现在的他又束手无策,等会只好随机应变。

    坐在浴桶中的冼玉书,由静变动,最开始是眉头紧皱,脖子像是抽筋般带着头左扭右扭,之后是双肩,最后是全身,似乎正在承受某种痛苦:“大...大...大哥...住...住手...不要!”冼玉书初时如蚊子哼哼般呢喃,再到喊出“不要”时已经是放声咆哮,紧接着他在浴桶中唰一下站起,全身一~丝~不~挂,张牙舞爪拍打着木桶中的药液,嘴里不断喊着:“大哥!大哥!大哥!啊!!!杀!杀!杀!”

    血祭现在终于明白,开眼已经完成,只是在开眼过程中似乎是勾起了冼玉书内心深处的一段记忆,或者说此时的他正处在一个梦游状态,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冼玉书眼中的红光究竟是什么。但现在必须将冼玉书叫醒,梦游的人不能碰,所以只好用喊的,血祭当机立断扯开嗓门不断喊着冼玉书的名字。说也奇怪,当血祭的声音刚传入冼玉书的耳朵,冼玉书立马就不动了,血祭见有效连忙继续喊道。

    “大哥?大哥?是你吗?你没死!太好了!哈哈!哈哈!”冼玉书闭着眼睛向着血祭方向喊道,从最开始小心翼翼的询问到最后的开怀大笑,听着冼玉书的话血祭心头一酸,原来他是在担心自己!

    “大哥没事!你快醒过来!”血祭声音刚落,冼玉书居然真的将眼睛睁开了!当冼玉书将双眼睁开,整个静室被白光覆盖,而这白光的源头就是他的双眼,眼洞中两团耀眼的白色让人无法正视。血祭可以感受到这白光中充满了浓郁的杀气、死气,这些气息即便在靠近自己时就消融了,但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恐惧。这感觉与血刃给人感觉的凶煞血气完全不同,如果说看着血刃能想到尸山血海,那这白光给人的感觉就是万里荒漠,生机不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